历史

《汉当更强》

吴老狼作者

历史| 魏山,魏丘|阅文集团

连载中 | 2020-03-20 20:54:58

在线阅读

简介:

经典作品《汉当更强》由吴老狼执笔的历史类型的网络创作,情节中的天选人物是魏山,魏丘,主线新颖,可以一阅。主要讲的是:很凑巧,被冯仲挑中去马陵山执行诱敌任务的那个手下魏山,项康不但认识,还颇有些缘分——就是项康第一次跑到冯仲家混吃混喝时,为了做叫花鸡,被项康逼着去找黄泥那个冯仲家食客,专门靠给冯仲打杂打下手混饭吃的乡

章节试读:

很凑巧,被冯仲挑中去马陵山执行诱敌任务的那个手下魏山,项康不但认识,还颇有些缘分——就是项康第一次跑到冯仲家混吃混喝时,为了做叫花鸡,被项康逼着去找黄泥那个冯仲家食客,专门靠给冯仲打杂打下手混饭吃的乡间小混混。

既然是个打杂打下手的乡间小混混,魏山当然不愿冒着随时可能掉脑袋的危险,跑到马陵山去执行这么一个九死一生的任务,无奈项康和冯仲都看中了他的能说会道,还有他曾经有过小偷小摸的经历经验,又是赏钱又是许诺,死活都要逼着他到马陵山骗土匪来侍岭亭送死。

最后,知道他不光彩过去的冯仲还干脆拿坐牢威胁他,说如果再不答应就要追究过往的事,好说歹说连哄带逼,终于还是逼得魏山哭丧着脸接受了这个苦差使,在五月初一这天带着一把破烂短铜剑和一点干粮北上,钻进了马陵山中,寻找起了同姓大盗魏丘的踪迹。

“上哪里去找?这么多的山,这么多的树,叫老子上那里去找魏丘那帮盗匪?姓冯的,姓项的,你们这两个该着五马分尸的,把这么一个苦差使交给我,简直就是坑老子啊!”

既然是号称八百里马陵,马陵山区的占地面积当然是庞大得惊人,即便当年马陵之战时的马陵古道还有微迹可寻,新开辟的道路可以纵穿山区,然而想在这么庞大的山区里找到只有二十来人的魏丘犯罪团伙,当然还是如同大海捞针,没有一定的运气和机缘,就休想找得到目标。

独自一人骂骂咧咧的在山里转了半天,天色已然微黑,但魏丘一伙人却如同不存在一样,根本就不见半点踪影,见天色将黑,害怕葬身于山区里的毒蛇猛兽之口,还算有点野外求生经验的魏山只能是赶紧找了一个可以勉强容身的洞穴,又在洞穴门口生起一堆篝火,提心吊胆的准备在山里过夜,等第二天再继续寻找魏丘等一伙人。

辛辛苦苦的用钻木取火的办法生起了一堆火后,魏山刚拿出干粮准备开吃,却猛然想起一件大事,赶紧又起身去熄灭篝火,还自骂自道:“蠢货,我咋这么蠢,万一让山里的盗匪发现火光,找过来把我一刀砍了怎么办?我……。”

骂到一半魏山就骂不下去了,同时魏山还赶紧停止了灭火,因为魏山又突然想起另一件重要的大事——自己明明就是进山来找盗匪的,还用得着怕什么被盗匪发现?所以魏山又赶紧把刚踏灭的木柴又放到炭火堆上,小心翼翼的重新吹旺,又堆上更多的干草木柴,让火烧得更加旺盛,让山里的人可以清楚看到自己的所在。

一不做二不休,稍微盘算了一下后,魏山还干脆扯起了脖子大喊了起来,“魏丘,魏丘!魏大兄!我是来投奔你的,听到了答应一声,我有重要的事找你!我要入伙!魏大兄!魏丘魏大兄——!”

很可惜,应该是距离太远的缘故,魏山的呼喊并没有收到任何作用,喊了许久都不见回答,最后喊得实在太累,魏山干脆放弃了这一努力,把火加旺就和衣躺进了辛苦找到的容身洞穴,问候着项康和冯仲已经过世的老娘昏昏睡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少时间,篝火逐渐熄灭,黑暗中,魏山突然感觉到几只粗壮有力按到了自己的身上,大惊下魏山张口想喊叫时,又有一只带着恶臭的手飞快捂住了他的嘴巴,接着又把一块带着尿腥味的麻布硬塞进了他的嘴里,接着魏山又发现自己被人架起,硬拖到了一棵树旁,把他的双手反绑到了树上,魏山拼命挣扎,嘴里也不断发出呜呜声,可是那些绑他的人却根本不理不问,把他捆紧了就马上搜身,抢走了他防身用的破烂短剑,也搜走了他身上仅有的几枚秦半两和充饥干粮。

最后,还是在天色微明的时候,魏山才发现把自己绑在树上的是几个衣衫褴褛的男子,个个带刀,也个个面孔肮脏,神情狰狞凶狠,一看就不是什么良善之辈,魏山心中惊慌,赶紧又挣扎想要开口求饶,但嘴里有麻布塞着,根本发不出什么象样的声音。那几个男子也不理会魏山,只是就着山泉水吃着从魏山身上抢到的干粮,偶尔看象魏山的目光中也尽是嘲讽和鄙夷。

不止如此,一个男子在吃完了干粮之后,竟然还走到了魏山的面前,掀起绔裤掏出那活儿,对着魏山的瘦脸撒起了尿,吓得绑坐在地的魏山赶紧跳起,生怕被尿到脸上,但反应慢了还是被尿了一脸,几个凶恶男子一起哈哈大笑,魏山则在心里破口大骂——主要骂的当然还是逼着他来受这份罪的冯仲和项康。

“首领来了!”

这时,一个凶恶男子突然大喊了一声,几个凶恶男子赶紧全部站起身形,魏山扭头看去时,却见山间小道的深处果然走来了一群同样衣衫褴褛的男子,其中一人身形高大,穿着破旧的犀牛皮甲,腰挎一口磨得锃亮的铁刀走在最前面,还明显是这伙人的首领。魏山心中惊惧,赶紧想大喊求饶,无奈嘴中麻布阻碍,依然还是发不出什么象样的声音。

那首领直接走到了魏山的面前,先上下打量了一番体形干瘦相貌还有些猥琐的魏山,然后才一努嘴,之前尿了魏山一身的凶恶男子会意,马上拔出了魏山的嘴里的麻布,那首领这才冷笑着问道:“昨天晚上的时候,就是你这个小竖子胆敢喊本首领的名字?”

“你就是魏丘魏大兄?”魏山还算机灵,马上从那首领的口气中猜到他的身份,就是自己此行的目标魏丘。

啪一声脆响,之前尿了魏山一身那凶恶男抬手,先是重重一耳光抽在魏山的脸上,然后才咆哮道:“小竖子,大兄也是你叫得的?叫首领!”

“是,是,首领,魏首领。”魏山赶紧点头哈腰,然后又哭丧着脸对那首领魏丘说道:“魏首领,我是来投奔你的,可我昨天在山里转了半天都找不到你,没有办法,只好是大胆喊了你的名字,小的该死,小的罪该万死,请你宽恕,请你一定要宽恕。”

“你是来投奔我的?为什么要投奔我?”魏丘神情颇有些怀疑的问道。

“没错,我确实是来投奔魏首领你的。”魏山赶紧答道:“小的在侍岭亭混不下去了,听说首领你在这马陵山占山为王,手下个个吃香喝辣,所以就特地来投奔你,求你收留,当牛做马,上刀山下火海,绝不皱一下眉头。”

“你原来是干什么的?”魏丘又问道。

“小的原来是下相县东乡游徼冯仲门下的食客,靠着给他帮闲混饭吃。”魏山如实回答,又说道:“前几天冯仲叫我去下相城里买酒,回来的时候摔破了一坛,冯仲怀疑是我偷喝了酒故意把酒坛砸烂,就撵我出门,我实在没地方可去了,就只好来这里投奔你了。”

“真的?”魏丘将信将疑的问道。

“小的敢对天发誓。”魏山哭丧着脸说道:“首领你如果不信,只管派人去东乡侍岭亭打听,如果小的有半句假话,叫小的天打雷劈,五雷轰顶,被恶鬼抓去咬死。”

魏丘还在将信将疑的时候,他的一个手下突然站了出来,说道:“首领,小的可以做证,这个人的确是冯仲门下的食客,我以前见过他。”

“什么?”万没想到强盗窝里也有人认识自己,魏山不由大吃一惊,赶紧再细看站出来给自己做证的强盗时,魏山顿时有些傻眼的惊叫道:“姜梵?怎么是你?”——原来这个主动给魏山做证的强盗不是别人,正是害得项康被罚了一面盾牌的项康邻居姜梵。

姜梵冲着魏山点头微笑,算是招呼,又冲那强盗头子魏丘说道:“首领,这个人还和你一个姓,也是姓魏,叫魏山。”

同姓之间确实比较容易打交道,听到魏山的姓名,强盗头子魏丘顿时就露出了些笑容,说道:“早说你和老子一个姓嘛,来人,把他放了,这小竖子老子收下了。”

听到魏丘的吩咐,之前捕拿魏山的几个强盗当然是马上动手,七手八脚的替魏山解开绳子,魏山大喜,慌忙向魏丘和姜梵道谢,魏丘则拍着魏山的肩膀大笑说道:“跟着老子好生干,多的不敢说,起码吃穿不用愁。”

就这样,在魏山接连不断的道谢声中,项康和冯仲联手派来的眼线就顺利成为了马陵山强盗集团的光荣一员,不过加入了魏丘一伙之后,魏山却并没有急着怂恿魏丘等人到侍岭亭行劫,而是按照项康的事前指点,一边拼命拍着新同伴的马屁,一边努力融合进魏丘一伙,骗取他们的信任,还在第二天、也就是五月初三这天,参与了一起针对过往客商的抢劫行动。

还别说,或许魏山真有些强盗天分,在动手之前,跟着冯仲积累了一些办案经验的魏山发现被抢劫的对象行李不是太重,跑起来肯定很快,便建议魏丘兵分两路,一路迂回到前方埋伏,一路从侧面杀出行劫。然后也果然如魏山所料,过往客商看到旁边有盗匪杀出后,马上就撒腿向前飞奔,一头撞进了魏丘等人的埋伏圈,再想回头时,之前从侧面杀来的强盗已经拦住了他们的退路,过往客商无奈,只能是扔下行李丢财保命,魏丘一伙也顺利劫到一笔不小的资财。

抢劫得手后的魏丘等人个个哈哈大笑,实际上还没有当上强盗多久的魏丘也是兴奋万分,拍着魏山的肩膀只是一个劲的夸奖,魏山也乘机说道:“首领,别怪小的说话不好听,其实小的觉得我们这么打劫来钱实在太慢了,要靠运气才能抢得到东西。而且首领你的大名传开后,过往的人肯定是宁可绕路也不敢走马陵山这边的山路,到时候我们再想抢到东西,肯定只会更难。”

“没错。”魏丘点头,又说道:“但是没办法,我们人太少,没法象巨野泽彭越和芒砀山刘季那样连亭舍都敢抢,只能是慢慢的来,等人手足够了再说。”

“首领,抢亭舍干什么?”魏山很奇怪的说道:“亭舍里除了有几件武器,连粮食都少得可怜,抢那里干什么?”

“那应该抢谁?”魏丘顺口问道。

“当然是抢大户人家了,只要随便抢到一家,光靠抢到的金子,就够我们吃好几年。”魏山出主意,又指着东南面的侍岭亭方向说道:“比方说新搬到侍岭亭的虞家,他家的仆人主要还在凌县的颜集亭,但是钱粮金子已经大部分都搬到侍岭亭了,家里的男丁少得可怜,我们只要在晚上悄悄的摸进去,抢一把就跑,就足够我们吃上好几年啊。”

“有这样的肥羊?”魏丘果然来了兴趣。

“首领,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问一问姜梵。”魏山又一指项康曾经的邻居姜梵,说道:“他也知道虞家的情况,不信你可以问他。”

魏丘把目光转向姜梵,姜梵会意,忙点头说道:“首领,侍岭亭那边,是新搬来一家姓虞的大户人家,特别有钱,家里光马车就有好几辆,仆人也大部分还留在凌县颜集亭看老宅子,家里男丁不多。”

言罢,姜梵又神神秘秘的补充道:“还有,虞家除了特别有钱以外,还有两个貌若天仙的女儿,一个赛一个的漂亮,咱们如果能随便抢到一个,以后就有好日子过了。”

“真这么漂亮?”魏丘大为动心。

“真这么漂亮。”姜梵和魏山异口同声的回答,然后姜梵又说道:“小的曾经亲眼见过她们,小的还敢打赌,首领你见了虞家那两个女儿后如果不动心,小的愿意把脑袋输给你。”

人财两得诱惑放在面前,也容不得魏丘这样的亡命徒不动心,只稍一盘算,魏丘马上就问道:“那你们可认识去虞家的路?”

“认识。”魏山和姜梵再次异口同声的回答,末了姜梵又补充道:“还不远,才三十多里,半天就可以到。”

“那我们今天晚上就去。”魏丘不假思索,马上就说道:“抢钱,抢粮,抢女人!”

姜梵等强盗轰然答应,魏山却是心头一紧,忙说道:“首领,今天不能去。”

“为什么?”魏丘斜眼问道。

“时间不早,来不及了。”魏山指了指头上已经逐渐西斜的太阳,又说道:“还有,小的觉得,如果真要去抢虞家的话,最好是后天晚上。”

“为什么要在后天晚上?”魏丘狐疑的问道。

“因为后天是端午节啊。”魏山说道:“我们旧楚人最重端午,后天每家每户都要吃粽子,聚会游玩赛龙舟,还肯定要喝酒吃肉,到时候侍岭亭和虞家的人一个个喝得醉醺醺的,睡得象头猪一样,我们动起手来不是方便许多?”

仔细一分析,发现确实是这么回事,魏山当即点头,说道:“好,就后天动手,明天我们在山里休息一天,吃饱喝足做好准备,后天晚上去侍岭亭抢钱抢粮抢女人。”

魏山点头,赶紧跟着众强盗齐呼英明,不过在高呼英明之后,魏山心里又不由自主的生出了这么一个念头,暗道:“为什么一定要听项康那个破落货的安排?就让魏丘这帮人今天晚上去多好?除了肯定能抢到许多金子以外,说不定虞家的两个美女,我也有机会碰一碰啊?”

心生邪念归心生邪念,考虑到自己的把柄被项康和冯仲活在手里,还有强盗这种刀口上舔血的生活实在不好过,魏山还是没这个胆子敢卖了项康和冯仲。

精彩评论:

当年吴老狼连载这本书的时候在很多章节后都流露出了对他当时女朋友的感激和爱慕之情,可惜物是人非,吴老狼和那个她的种种纠纷直接把他从网络大神的神坛中拉了下去,至今元气未复。不提这些,这本《汉当更强》是吴老狼所有书中我最喜欢的一本,其他情节多年后已然淡忘,只是一直对主角(魏山,魏丘)在跨越时空后的结合和对宿命的打破记忆犹新!时空,宿命,这也许就是我一直所着迷的东西吧....

免费试读

章节免费阅读

更多章节

相关文章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