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言情

《潜伏宠妃改国运》

崔家大小姐作者

古代言情| 陆巧儿,巧儿|阅文集团

连载中 | 2020-03-22 17:24:44

在线阅读

简介:

崔家大小姐独家创作《潜伏宠妃改国运》由崔家大小姐笔下的古代言情风格的网络故事,主要人物陆巧儿,巧儿,情节丝丝入扣,非常值得一看。主要讲的是:“什么叫解了大半了?!”程英忠拧着眉头大叫道,“这都流了一条河的血了,才解了大半,到时候没有毒死,也该失血而死了!”毕启明捅了程英忠一下,对着那医师作揖道:“劳烦沈医师了。”沈医师看着程英忠一晒,对毕

章节试读:

“什么叫解了大半了?!”程英忠拧着眉头大叫道,“这都流了一条河的血了,才解了大半,到时候没有毒死,也该失血而死了!”

毕启明捅了程英忠一下,对着那医师作揖道:“劳烦沈医师了。”

沈医师看着程英忠一晒,对毕启明道:“下官又不是外人,毕将军就不用这么客气了。”说着作了一揖,又转身进了帷帐。

莫淑和陆巧儿出了营帐,莫淑回手把陆巧儿拉近身边,道:“你一会儿去四下转转,看看后山的守卫如何?”

“后山?”陆巧儿有些疑惑地问道:“后山很陡的,怎么下去?”

“难不成你还想从上山路下去,你没看到那些埋伏吗?”莫淑拉过陆巧儿的胳膊,附耳轻声道,“后山有一条小路,我看过了,在地图上不显眼,但下去之后再翻两座山就离穆陵关远了不少了。

说做就做,当晚莫淑和陆巧儿两人轻装简行,从营帐中出来。莫淑的营帐在营地中一个及偏僻的角落,平日里守卫还有些,今日竟一个人影都没见到。莫淑奇怪道:“巧儿,不会是有什么圈套吧,怎么连守卫都没了?”

陆巧儿往慕容远宁的营帐指了指道:“您看,那边灯火通明的,想来是宁王那边出什么事情了,人都往那边聚集了。”

莫淑微微一笑,道:“他倒是帮着我。”然后两人沿着营地边,往后山而去。后山当真陡得可以,陆巧儿有些踌躇,道:“小姐,您真的行吗?这路可不好走。”

莫淑笑道:“没事,原来我采药的时候也上过些悬崖峭壁的,不妨事。”说着掏出鹰爪链挂在一棵很坚固的大树上,一段绑在自己腰上,然后,一点点地往下爬去。

陆巧儿也挂好鹰爪链,往山下去,一面走,一面道:“没想到小姐还是个好手。”

莫淑但笑不语,只是有些苍白的脸庞,显出她还是有些勉强。小心地一点点地往下走去,陆巧儿已经听出莫淑的气息极为沉重,便道:“小姐,要不要休息一下?”

莫淑揩了下额头的汗水,安慰地冲着陆巧儿笑道:“还是快些走吧,若是等他们发现了可就难办了。”说着咬紧牙关继续往下走着。连走了一个时辰,两人终于到了山谷。莫淑腿一软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陆巧儿很快也落了地,忙跑过来扶起莫淑,问道:“没事吧?何必走这么急?”

莫淑一面喘着粗气,一面摇头,挣扎着要从袖中掏东西。陆巧儿这才发现莫淑的手掌已经被磨出一个个血道子,心里一片疼惜。

陆巧儿一面从莫淑的袖口掏出药膏,一面道:“我真是平白信了你的谎了,就算是你平日里出去采药,云谷堂是疯了,才让郡主登高爬低的。”陆巧儿想着莫淑这样养尊处优的皇族贵女,哪里受过这样的苦,这一路上真是什么都见识了,心里绞着生疼。

莫淑窝在陆巧儿的怀里,享受着她在自己手心小心翼翼的动作,其实也不觉得那么疼。莫淑抬眸见陆巧儿眉头紧皱,表情凝重,没来由地心里没底。陆巧儿感受到莫淑的视线,没好气道:“看什么看?”

莫淑吐吐舌头,不说话,等陆巧儿包扎完,看莫淑的表情仍是不善。莫淑干笑了两声,然后站起身,拍拍衣裙,尴尬道:“走,走吧,还得接着赶路呢。”

陆巧儿冷哼一声道:“您挑得路一直都这样难走吗?”

莫淑忙摆手,道:“没有,没有,我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后面无非是山路吧了,很好走的,就跟...就跟上山时候一样的。”

陆巧儿狐疑地看着莫淑,莫淑猛点头,陆巧儿白了她一眼道:“那走吧。”

“哎。”莫淑装模作样地福了福身,两人往后面一座大山走去。等到两人翻山越岭地过了两座山已经是两三天后的事情。陆巧儿的脸色也是越发铁青,莫淑身上新添了五道血痕,两个创口,无数的淤青,更不要说几乎要散架的身上每个零件。

两人下山辨明了去往建康的方向,沿着土路继续往前走。陆巧儿面色冷然,莫淑赔笑道:“巧儿,别不理我嘛。”

陆巧儿不说话。

“我错了...我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了。”莫淑态度诚恳道。

陆巧儿斜睨她一眼仍不言。

“让你担心了...”莫淑委屈巴巴道。

陆巧儿回之以一声冷哼。

莫淑叹了口气,突然眉头一皱,“哎呦”一声坐在地上,抽泣道:“巧儿...巧儿...我走不了了...巧儿...”

陆巧儿步子一滞,忙转头看她,面上满是忧色。但上下打量了莫淑一遍之后,面色又冷淡下来,哼了一声道:“不是说您没关系还能走吗?怎么不走了?”

莫淑不说话瘪着嘴,眨巴着一双美目,扬头看着陆巧儿。眼睛中噙着点点湿润,显得眸子越发清澈,实在是我见犹怜。陆巧儿心里一下子就软了,蹲下身要扶莫淑起来,忽想到莫淑最擅长装可怜卖乖,又站起身来,双手抱胸,睥睨着她,道:“少装,从小到大,都用烂了。这招在我这儿已经不管用了。”

莫淑见陆巧儿蹲下身,正暗喜果然奏效,没想到她竟又站起身来了。心里暗叹,还是在一起时间太长了,人都没有同情心了。莫淑往陆巧儿身边蹭了蹭,拽住陆巧儿的衣角,极力仰着头,眼中的湿润化成两滴泪水从眼角滑落,莫淑抓住时机,颤巍巍地轻唤:“巧儿...”百转千回,余音绵绵。

陆巧儿的心脏瞬间化为一滩春水,哪儿还分辨得出真假,忙蹲下身抱起莫淑。莫淑脸猛地发烧了一般,轻喝道:“你干嘛?放我下来,我能走的。”

“你不就是不愿意走才装惨卖乖吗?”陆巧儿有些疑惑。

“没有,没有。”莫淑拍着陆巧儿的肩膀,急切地说道:“我就是看你不理我,我怕你生气了。”

陆巧儿见莫淑脸上要滴血的样子,又问了一句道:“你真要自己走?”

“嗯嗯。”莫淑忙不迭地点头。

陆巧儿这才把莫淑放在地下,陆巧儿的手未离开莫淑,仍搀扶着莫淑。莫淑双脚站到地上,虽然有些疼,但还是放松地出了口气,嬉笑道:“那巧儿你不生气了吧?”

“你看再有下次的。”陆巧儿冷声道。

莫淑朱唇轻启,露出一排皓齿。陆巧儿也被逗得扑哧一笑,道:“不是说笑不露齿吗?奴婢看郡主出了王府也越发没规矩了。”

莫淑得意地翻了翻眼睛,和陆巧儿一道向前走。两人一路不敢停,风餐露宿,终于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城墙,城墙上写着钟离。莫淑终于松了口气,到了钟离郡离建康就不远了。两人进城住店。

莫淑愤愤地把自己已经脏污不堪的衣服给脱了狠狠地仍在一边,道:“终于可以换衣服了,真是要脏死了。”

陆巧儿看着莫淑一脸嫌弃的样子,取笑道:“知道江湖艰险了吧,这一路上还没有碰到山贼什么的呢,只是这样赶路便受不了了?”

莫淑叹气道:“行了,行了,这一路说教还不够吗?快快,给我好好洗洗。”

两人到了后室,莫淑把鞋袜脱下,陆巧儿才看到,莫淑脚上也已经磨出了许多水泡,有些水泡又被磨破,上面满是血迹。陆巧儿实在忍不住,在莫淑腿上打了一巴掌,莫淑轻呼一声,瞪着眼睛道:“你疯了?!”

“我看你才是疯了呢!”陆巧儿红着眼睛冲莫淑喊道,“你不觉得疼吗?你这脚...你这脚若是再走...再走...怕是就要废了。”陆巧儿忍不住落下滴泪来。

陆巧儿不是常落泪的人,莫淑心里一惊,也顾不得被陆巧儿打了一巴掌,赶紧安慰道:“没事的,我心里有数,一会儿敷些药就是了。”

陆巧儿见莫淑说得轻描淡写的,心里有气。但见莫淑腿上也满是淤青和血道子,知道自己情急之下也不知拍在哪儿了,又是愧疚。陆巧儿瞪了莫淑一眼,叹了口气道:“仗着自己医术好,就这么糟践自己?”

莫淑叹气道:“这不是特殊时刻吗?我平时什么时候不是精精密密地照顾自己的?”

“依奴婢看,还不如在南燕的军营里呢,也没有性命之忧。这在外面,命都去了半条。”陆巧儿没好气道。

“乱说,那不是性命捏在别人手里?有现在自由自在的?”莫淑给了陆巧儿一个爆栗,心里甚是满足,自己可是报了仇了。

陆巧儿见她一脸得意的笑容,心里冷哼一声,也不多说扶着莫淑进了浴盆。莫淑浑身都疼得紧,龇牙咧嘴地坐好之后,额头上都出了一层冷汗。莫淑也没有精力去质问陆巧儿是不是报复自己,只快速地抽着气。

陆巧儿本是有些报复的小心理,但看莫淑竟然疼出了冷汗,心里也是阵阵抽痛。手摸上莫淑的后背,已经瘦可见骨,陆巧儿鼻头一酸,又流出泪来。自己在北漠孤鹰手下时走南闯北的多了,不觉得什么,都忘了莫淑哪里有过这样提心吊胆、风餐露宿的时候。

莫淑听着陆巧儿低低的抽泣声,即便是疼也咬牙忍着,怕让陆巧儿更难受。过后几日,陆巧儿寸步不离照顾莫淑,莫淑的伤药也是极好的,虽未痊愈,但已经好的七七八八,陆巧儿这才放下心来。

这一日,陆巧儿叫了一桌的饭菜,给莫淑摆了菜,便躬身于侧道:“小姐,您自己用膳吧,奴婢去寻师兄,这城中也有北漠孤鹰的分舵。”

莫淑知道陆巧儿担心乌子信,耽误了这几日,如今也是要寻一寻了。于是点点头道:“也好,别忘了问问如今北魏是个什么情况,另外让他们一下萧国主,若是能派人来接我们一下,或是下个口谕,我们去找郡守也是好的。”

陆巧儿一福身道:“是,小姐您用完膳,不用让人进来收拾,您就休息,等奴婢回来再说。”

莫淑点头道:“知道。”

陆巧儿又一福身这才出了房间。陆巧儿刚一出客栈对面的酒楼中便有几双眼睛盯住了,程英忠指着陆巧儿,大声道:“公子,您看!”

声音之大引得周围人侧目,慕容远宁一巴掌拍在程英忠的后脑勺上,低声道:“看见了,叫什么!”

程英忠一边揉着自己的脑袋一边噘着嘴甚是委屈的样子,看向毕启明寻求安慰,哪知毕启明也不搭理他,径直起身站到凭栏远眺的慕容远宁身边,轻声道:“公子,还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要跟着陆姑娘吗?”

“一个小丫头而已,怕是采买东西去了。要紧的是莫姑娘,钟离郡最好的客栈,启明啊,到底是你了解,等着吧,回去有赏。”慕容远宁笑道。

毕启明躬身作揖状道:“那小人就却之不恭了。”慕容远宁心情很好,轻轻拍了拍毕启明的肩膀,笑着往酒楼外走去。

莫淑吃了饭,困劲就上来了,便钻进温暖又松软的锦被之中,如今正是腊月时节,虽说南齐不比北魏那般寒风萧瑟,但也阴冷。莫淑在床上伸了几个懒腰便沉沉地睡了过去。昏沉着觉得周遭暖暖的,莫淑舒展着额头,翻了个身。这时突然觉得肩膀吃痛,身上一沉,莫淑一下子惊醒过来。

莫淑一睁开眼睛便对上了慕容远宁黑沉的眸子,眸子中汩汩地冒着火。就像是那日见到林子中群狼眼中的幽光,莫淑即便怎么想让自己冷静下来,也是无济于事。怕得一边挣扎一边大叫起来。

慕容远宁一掌压在莫淑的嘴上,莫淑即便是后面垫着枕头,也觉得后脑阵阵发疼。慕容远宁另一只手也没闲着,开始在莫淑身上磨蹭着,慕容远宁虽然穿戴整齐,但周身的热气,透过莫淑身上衣裙仍是灼烫着莫淑娇嫩的肌肤,在加上衣料的摩擦,莫淑惊惧不已,不住地捶打着慕容远宁。

精彩评论:

说实话,崔家大小姐这本带点古代言情性质的小说,在他所写的众多小说中不算多优秀,我之所以看下去也是想看看主角(陆巧儿,巧儿)和大洋马女朋友的故事如何进展。可惜,还是太监掉了,崔家大小姐同学也至今没有一本小说是完本的,无怪乎崔家大小姐的贴吧如此简练的介绍他:“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

免费试读

章节免费阅读

更多章节

相关文章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