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

《琴符师》

顽石痕作者

武侠| 云深,柳芸儿|阅文集团

连载中 | 2020-03-27 09:01:45

在线阅读

简介:

《琴符师》由网络作家顽石痕所著,终于迎来了震古烁今的大结局,云深,柳芸儿这两位主人公会有怎样的扭转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剧情都将在这章精彩纷呈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笑着说道:“那拿进来让姐姐尝尝。呵呵。”云深小心的拿着包着的点心走进房门,放在桌子上,小心的打开包裹,生怕自己的失误,弄坏点心,对于自己的姐姐,自己可是发过誓要保护的女人。自然是要将最好的给她。包裹打

章节试读:

笑着说道:“那拿进来让姐姐尝尝。呵呵。”

云深小心的拿着包着的点心走进房门,放在桌子上,小心的打开包裹,生怕自己的失误,弄坏点心,对于自己的姐姐,自己可是发过誓要保护的女人。自然是要将最好的给她。包裹打开,伸手拿出一块递到柳芸儿嘴边,之前柳芸儿一直坐在一旁看着云深的忙碌,被云深突然递到嘴边的点心,有点惊讶,但还是红唇轻启,吃了一小口,眼中满是享受的神情。看到柳芸儿的表情,云深笑得更灿烂。

柳芸儿细声说道:“云深,你也吃点,姐姐一个人可吃不完哦?”

云深还是很听柳芸儿的话,拿心自己吃了起来。看的柳芸儿心里一阵温暖,或许这就是亲情的感觉。

吃了点心的柳芸儿,拿出自己的手绢擦了云深嘴上残留的点心渣。

云深感觉心里暖洋洋的,自从懂事起,他就越不想离开柳芸儿,很害怕会突然失去。

这时楼下突然喧闹起来,并不是前来吃饭的嘈杂声,反而是有些争议,由于看不到,云深便感觉随时都有可能交手。

这时叶枫从外面进来,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的说道:“有线索了!我们下去看看?”云深心系他那刚得的琴,心里有些焦急,小跑着下了楼,叶枫和柳芸儿也跟着下了楼。

楼下早已坐满了人,都在等着三娘带回来的消息。一个个脸上看不出是喜还是忧,相互之间不停的谈论着。

云深看到大厅的情况,转过头不解的问叶枫:“师兄,怎么回事?不是说有线索吗?”

叶枫同样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对云深说道:“具体情况我也不知,只是前不久小二说道,三娘跟前的老奴回来了,很快就会有消息。所以他们才聚集在一起,等着消息。”

云深听后,稍有些失意。一旁的柳芸儿上前,抓住他的手说道:“这已经算门好消息了,不要气馁,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云深听后舒缓了许多,心里转念一想,来此的江湖侠士,都是去参加龙啸天的寿宴,还有不到一个月时间就要开始,而这时那盗贼却盗取江湖人士的东西,单轮这一点,那盗贼就已经是算是得罪,龙啸天方面肯定会插手此事。

三娘从房内分花拂柳的走出,手里多了把绣花圆扇儿,娇声说道:“诸位客官,昨晚盗贼已查明,是江湖上有名的飞贼叫段风行。不知可有人清楚?”

“段风行啊!”

“就是那轻功不同寻常的飞贼。”

……

众人纷纷站起,眼中不可思议的看着三娘,似乎再说是不是弄错了。有些还不停的相互说道。

三娘云淡风轻的说道:“你们不需要怀疑,那事确实是段风行所为,至于原因,无从知晓。客栈先给各位消息,随后会想办法追回各位失去之物。同时,各位也可以自行出手将其拿下。”

众人里也确实有功力不俗之人,听了三娘的话,迅速的组织成一支小队,准备去抓段风行。几人信誓旦旦的对着众人说道:“我等也不是江湖寂寂无名之辈,定会给各位一个交代。”对于这种扬名立万的事,总有些人乐此不疲。这群人也是如此,否则谁又会去讨这苦差事,劳累自己。说完这一番话,几人才出了客栈。临走时,三娘给几人一条线索,以便快速找到段风行。

客栈内众人还是寄希望与别人,不愿自己出手。三娘说完,就折回自己房间,饶有兴趣的说道:“哼哼,这里似乎越来越热闹了。”

云深,叶枫和柳芸儿三人并不知道段风行是何人?所以内心满是疑惑,又看到众人面露难色,自然也清楚这名叫段风行的人,并不好对付。云深向一旁的侠士问道:“请问义士,那段风行是何许人也?”

那侠士听了也是疑惑的说道:“几位竟然不知段风行?”

叶枫解惑的说道:“实不相瞒,我们第一次游历,对外面的事知之甚少。”

那侠士恍然大悟的说道:“原来如此。”随后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讲故事一般的讲述着段风行,其中也有一些自己的杜撰。大致是说:

段风行,青州人士,本是街上的小混混,做些偷鸡摸狗的事,也经常为此受到毒打,但不知道后来是怎么回事,他突然间就变得神秘起来,摒弃了偷鸡摸狗,专挑富甲大户入手,而且从未失手。那些失了财产和还未失去财产的富人,联合起来,请了一些武林高手,这些人无一不是内功出尘的高手,但还是没有抓住段风行,并不是他的武功有多高强,内功有多深厚。而是段风行轻功了得,每次打不过的时候就跑,那些高手自认自己的轻功不弱,但还是不及段风行。

由于抓不住段风行,他也就更肆无忌惮,弄得青州大户人家人心惶惶。甚至还悄无声息的偷盗了皇宫的七彩琉璃盏,也不知皇室从哪里找来一位老人,不知用了什么能力,将那段风行压制,速度并没有发挥作用,本以为这人就要伏诛,可谁曾想又出现一位老人,一样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手段,将段风行救走。而那之后,两位老者便像人间蒸发一样,了无音讯。可飞贼段风行却在不久后的兖州进行盗窃,一时间,飞贼成风。富甲大户都将自己的钱财进行深藏。飞贼段风行盗无可物,也便收敛了许多。

时至今日,段风行依旧逍遥法外。

那侠士说完对自己声情并茂的讲述很是满意。在一看云深几人呆滞的面容,以为是沉浸在自己的讲述中不能自已。会心一笑,举起一杯酒喝了,随后自顾自的走了。

云深,叶枫,柳芸儿几人听到那老者的时候,莫名的就想到了庄老。再一听特殊能力,便更深信那就是庄老,毕竟符师本就有窃取天地气息的能力。

半晌,叶枫才幽幽的说了句:“这事不简单啊?”云深和柳芸儿也认同叶枫的说法。几人知道在众人面前说道符师,会让自己处于众矢之的。几人心意相通,随即返回房间,闭上房门。

“师兄,你说那人会是师父吗?”云深好奇的问叶枫。

叶枫沉思了片刻说道:“不好说,但直觉告诉我,那人很大可能就是师父。”

这时柳芸儿冷静的分析一下:“如果那人是师父的话,那这段风行应该是个难缠的家伙,毕竟师父每次出山都是因为邪符师。”

云深也想到了,要是真是邪符师的话,那确实不好对付?半年前就曾感受过邪符师的诡异。如今这段风行恐怕不是邪符师也不会太弱,不管出手的是不是师父,都应该有最坏的打算。

叶枫这时说道:“现在不好说,总之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显露符印灵觉。”叶枫显然想的更全面。虽然也想找回云深的琴,但还是要留住姓命才行。

……

“段风行,将你在雨来客栈所盗东西还来,我等自不会难为你。”长须功力不俗的男子说道。

段风行冷冷的说道:“哈哈,我段某拿到的东西,岂有归还之理。”

“跟他废话什么?打到之后自会拿回。”小队一行的说道。

“看来我多年不曾动手,你们都忘了我的存在了。”段风行冷冷的说道,同时手里一团黑色的冥火。若是叶枫几人在此,定会认出那是何物?眼角勾出一抹邪笑,贪婪的看着众人。一柄流影刃,长半尺,锋利无比,配合身法有意想不到的作用。

黑色冥火实体攻击,段风行则身形飘逸穿梭众人之间,手里的流影也在手上翻飞,此时步伐展现无疑,让众人惊叹不已,但众人好歹行走多年,自是很快就冷静下来,沉着应对着段风行的攻击,当当,兵刃不停地对碰,那段风行手中的流影竟是一把邪刃,不时散发出森森寒气。少有不慎就会被流影所伤。

“这人古怪异常,诸位小心应对。”经验丰富的男子说道,手里的长刀不停的挥舞。

很快几人就有了应对措施,结阵伏地,一件件兵刃错落有致形成强大的压势,面对压势,段风行自然不能与其硬捍玉石俱焚,所以果断放弃了,一拳打向组合不久的阵势,步伐诡异的离开了。

一众人有不少被流影所伤,看着段风行逃走,心里愤懑不已。

精彩评论:

忽略令人诟病的主角(云深,柳芸儿)性格,顽石痕的这本书《琴符师》还是颇有看头的。不同于其他小说各种平行世界的乱入,整本书类似蝴蝶效应的线性叙事,加之性格鲜明的配角,我觉得可以算是今年难得有亮点的一部网络小说,特别是主角(云深,柳芸儿)冒充神棍的种种行为有时候真让人忍俊不禁。哈哈,当然缺点也不少,作者(顽石痕)有些思维习惯还是停留在老时代,尤其是老套的世家设定,还有最近更新的一些较幼稚的政治斗争,算是这本书的败笔。

免费试读

章节免费阅读

更多章节

相关文章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