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

《江流万界》

白衣叹青山作者

武侠| 曲灵峰,泰尔|阅文集团

连载中 | 2020-12-21 09:05:22

在线阅读

简介:

畅销创作《江流万界》是白衣叹青山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网络故事,传奇人物曲灵峰,泰尔,小说剧情回顾:这情况着实万分紧急,东南方位防御设施不多,原先乃是老校场的阅军台,旁边有些未曾用完的物料,更是无人把守,这却令他如何是好?江清波只得一边卷起短鞭将药粉尽数击打开,一边向曲灵峰二人的战圈跑去,此时二人已

章节试读:

这情况着实万分紧急,东南方位防御设施不多,原先乃是老校场的阅军台,旁边有些未曾用完的物料,更是无人把守,这却令他如何是好?

江清波只得一边卷起短鞭将药粉尽数击打开,一边向曲灵峰二人的战圈跑去,此时二人已将这只母蜘蛛打的出气多入气少,见江清波大喊着跑来凝神一看也是心中大骇。

曲、邓二人原本打的颇为小心,蜘蛛一族素来是母系氏族,母蜘蛛比公蜘蛛凶狠不下数倍。

见得此时江清波遇险,二人也不敢留余力,曲灵峰清啸一声力透双杖,一招“箫史乘龙”拦住巨蛛正面,然后接着一招“弄玉吹箫”刺向敌人脑部。

这巨蛛虽然身受重伤依旧出招凶狠,但在曲灵峰玉箫剑法施展之下依旧被打的肢碎甲裂,邓舵主更是展开地堂刀法,招招沉重,只盯着一条后腿劈砍。七八下之后终于砍断了巨蛛两条后肢,这便挥刀猛劈巨蛛腹背,砍的蛛液横飞。

二人联手之下终于将这一只巨蛛迅速杀死,展开身法向后掠去,以解江清波之围。

江清波见了大喜,说道:“邓舵主,你且先掩护受伤的三位兄弟到中间来,曲兄弟先圈住这两只大的,这些小的我先拖着。”

三人汇合了便向东南方迎上,这方才战局里中了毒的几名弟子正是在阅军台处歇息疗伤,此刻只得拖着身体向校场中走来,老邓冲上去挽起一人就向回跑,曲灵峰正面拦下了两只巨蛛,江清波绕着场内带着众多小蜘蛛跑,有离得近的便被他一鞭卷出打的远远的。

但这等凶物皮糙肉厚,软鞭乃是奇门兵器,远比不上硬兵刃有效,只打几个滚便翻身过来又加入蛛群。

江清波怕蜘蛛抛开他去寻伤员攻击,左手一直高高举着,如同火炬手一般在前吸引。一边跑一边心中大骂,自己以前玩游戏最喜欢无伤放风筝,到了今天总算真人放了一回,这算得上是报应不爽么?不过老子素来不喜欢玩带蜘蛛的游戏啊。

自己还有那些能保命的本事?江清波一边绕圈一边在搜肠刮肚,也是危急之下人脑子会机灵一些,他也不管老洪教的算不算轻功,脚步身法依照逍遥游的套路施展开来,却又觉得比方才灵动了一些。

又饶了两圈,他突然觉得左手掌心微微发凉,这琼花逐渐又分出一条根须来向他右手处行进,待到触及右手之时花影闪动了几下。

此时恰好一只小蜘蛛飞扑上来,江清波未及多想便一鞭挥出,这一鞭却犹如利刃一般直接将这蜘蛛打成两截不再动弹。看的他一愣神差点被蛛群追上,等到又飞来一只,他再待依样画葫芦解决,这一鞭却已经没了刚才的神威,只将这只背部打出一条裂痕落在地上,伤重却未死。

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他不及多想,总之自己的鞭法吃亏在内力不足,现在威力变大了些总归是好事。

其实此时琼花已经吸尽了时空之力,正在努力去同化泰尔佩瑞安之花,这场内场外剩余的蜘蛛都感觉到泰尔佩瑞安的力量正在衰退,都尖叫挣扎了起来。

老邓此时总算将三名受伤弟子都接应完了,他见江清波这里比较紧急,这便赶来清理起“火车尾巴”,待得这么你一鞭子我一刀的清除了十余只小蜘蛛,二人均感觉压力大减。

曲灵峰的战团离二人不远,他受残疾的影响拦住两只其实是颇为吃力。

此时江清波又是一个圈子兜过,其中一只巨蛛眼见江清波离自己不远,仗着自己甲壳坚硬,硬生生吃了曲灵峰一击,打得半边蛛腹破裂,肠子都露了出来,但却借力脱离了曲灵峰控制,直奔江清波冲了过来。邓舵主此时正被几十只小蜘蛛缠着,无力脱身,这一只巨蛛便带着十余只小蛛迅速接近了江清波。三人都大惊失色。

江清波没脚狂奔,只恨爹妈少给了两条腿,短鞭左右一阵乱卷,又将不少草料火油抖到了阅兵台上,顿时这阅兵台也燃起了熊熊烈火。可这诸般动作却是于事无补。

他着急忙慌之间只顾着从怀中掏药粉向后洒去,巨蛛却是不吃这一套的,正在山穷水尽之时,江清波却摸到了一件物事,这时他也顾不上有用没有,心中不断大叫老白保佑,拿出此物便匆匆变了方向往阅兵台冲去,直直带着蛛群冲入了火堆当中。

此时阅兵台刚刚烧起,这台子原本就多年失修,台上多处木板已经朽烂,一不小心就会踩空下去,兼之天寒干燥,这火烧起来更是凶险无比,上方已有木板在微微颤动,不时掉下砖瓦来。

众人只道他万无幸理,乃是为了救大伙之难,不愿将这蛛母草残留世间贻害万年,这才以身涉险,要与蜘蛛同归于尽。

曲灵峰心中大悲,双眼瞪的眼眶尽裂,怒喝一声“Ungoliant entuluva!”,叫的巨蛛当场一呆,一招“剑气箫心”使出,这一招却是玉箫剑法中威力最大的一招,含怒而发,这巨蛛又听了昂哥立安之名正在发愣,哪里吃的消,整个头盖被曲灵峰打成了齑粉,软软挣扎了几下倒地身亡。

曲灵峰待要赶入阅兵台救江清波,却见此时火已旺起,只听见台上噼里啪啦的不断有带火的屋檐房梁往下坠,哪里却进得去?

他咬着一口银牙返身便向邓舵主战团处杀去,只当为大哥报仇。邓舵主此刻也心中悲痛,这江公子乃是帮主老人家的至交,今日在这人蛛大战中送了命,日后如何让他和帮主交待?当下一声怒吼喊道:“江公子已为灭此毒物同归于尽了!”

前线众人战局正乱,无暇顾及校场中的状况,听的此言一个个都是悲怒交集。

曲灵峰已和邓舵主二人将校场内的蜘蛛杀了个干干净净,二人正飞扑向前线救援,却听着东北方向众人喊叫之声,四十多条大汉冲入了校场中,却是分舵的援兵终于到了。

原本这西北方混战之中已经又有七八名名丐帮兄弟受了伤退下,纵有曲邓二人加入,奈何这数量太多引发了质变,众侠只待今日里都学那江公子,和毒蛛拼尽这一身血。

见得来了生力军,曲灵峰和邓舵主更是双双喊起口号,丘处机与丐帮弟子听了也跟着叫起,一时间这场上“Ungoliant entuluva!”之声此起彼伏。

蜘蛛不禁发傻,这是怎么个情况?到底我们是祖神大人的后裔还是你们是?怎么你们喊起祖神大人的名号反而会和打了鸡血一样?

愣神之间又有一只巨蛛被丘处机刺穿首脑后倒地。三人领着新加进来的丐帮子弟共六七十人,一怒之下齐齐反攻了过去。

纵然剩余的几只母蛛有样学样,也开始用黑暗语大叫昂哥立安保佑什么的,却未见半点变化,瞬时全部淹没在群侠攻势当中。

曲灵峰眼见这些凶蛛已被屠的一干二净,心中又想起江清波来,哭叫一声大哥便向着燃烧的阅兵台拜倒,其余众侠也纷纷拜下。

正在此时,却见这后来的援军中走出一人,蓬头乌面,却说道:“曲贤弟,你这是为何?”众人揉揉眼睛看去,这不是江清波又是谁?

邓舵主是个直人,只以为是江清波英灵显化,上前刚说道:“江公子,可怜你为灭此毒物丧生火海,不知还有何心念未了,我等势必达成。”

江清波挠挠头皮,这假发已经烧的七零八落,他疑惑道:“我却何时丧生火海了?”

丘处机此时上前抓了他一把,发觉触手确实是血肉之躯,再看看他脚下,火光之中影子晃动,大惊道:“江先生果然未死。”众侠方才醒悟,都站起身来上前问道为何,当中曲灵峰更是喜极而泣。

却说这江清波因何在火场中未曾丧生?他当时已是无计可施,却是乱摸之下掏出了随身带的一件奇物来,携带了此物进了这阅兵台,大步疾走竟然是一个坑都没踩中,这漫天散落的火木也未砸中他。

身后的蜘蛛却没那么好运气,巨蛛体沉,几步之下就陷入了木板当中,未得挣扎几下这头顶更是一根火梁砸了下来,压的它动弹不得,连着十几只小蜘蛛都一并被火烧的乱叫。

江清波却是乘着火势未烈直接从阅兵台另一侧跑了出来,只烧掉了一些假发,脸被熏黑了,本人是毫发无伤。

要说这件奇物是什么?正是江某人当初消耗了强运能量的那张彩票!

这彩票身在险地,只要江清波运气有那么一点不好,它自然就会一同被大火吞没,这纸做的玩意一定烧的会比他这个活人更快许多,因此这强运能量加持之下方才有惊无险的逃出了死地。出得台后正好援军抵达了,江清波便会合援军一同杀向了前线。

江清波只说了几句火场之中的险境,然后便不再提,看了看周围的众人。他咳嗽了一声,说道:“众兄弟,这蛛母草方才已经毁了,从此再无影蛛为乱世间!”

说罢左手翻出,泰尔佩瑞安之花已经消失不复存在。场中众人停了半刻,一起高呼起来,更将他高高抬起,这一仗至此方真正落下了帷幕。

精彩评论:

以武侠为背景的小说很多,但《江流万界》却是相当有味道的一本,白衣叹青山作为一名职业律师,写得东西也十分严谨而又不乏趣味。在白衣叹青山的设定中,男主角(曲灵峰,泰尔)其实是不那么重要的,他起的作用更多的是推动剧情和衬托各色女主角。但实际上,随着剧情的逐渐展开,随着曲灵峰,泰尔由棋子逐渐变成棋手的成长过程,他似乎跳出了白衣叹青山的限制,形象也变得愈加丰满起来。我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记得金庸在某小说的后记中曾说过,往往小说情节的发展会随着主角性格的设定而偏离作者原先的规划,甚至作者都无法干预了。扯远了,前

免费试读

章节免费阅读

更多章节

相关文章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